正在加載廣告......

网站首页 > 另类玄幻 > 不归淫路(sm)

不归淫路(sm)

2014-01-26来源:人气:【字号:||
一、两小无猜 

  我喜欢bondage的原因,是由于在上初中时的一次遭遇。 

  那时只上半天课,功课又不多,没课的半天,就是玩,有一天,在我的好朋友招弟家玩时,招弟有四个姐姐,她的父母从小就把她当男孩养,结果她养成了一副男孩性格,她的身体比我强壮的多,在学校遇到有人欺负我,她就会替我出气,有什么功课她不会做,就会干脆把作业本往我面前一推,由我代劳,谁让我们俩是最要好的朋友呢。 

  那天我们俩实在想不出该玩些什么新鲜的了。招弟突然拿出了一卷绳子,就是那种棉线做成的,有铅笔粗细的绳子,她说:“我有一个表哥,当过侦察兵,他们学过捆特务,我教你怎么捆。”说着就比划起来,可是比划来比划去我怎么也看不懂,嘲笑他说:“什么侦察兵!肯定是瞎吹牛。”招弟急了,对我说:“你别动,看我能不能把你捆上!”说着就拿绳子往我身上绕,我一看她要来真的了,吓得我就要跑,她一把就把我摁到了床上,我爬在床上拼命地挣扎,把绳子抓得乱七八糟,她看我不老实,干脆一屁股坐到了我的后背上,把我的手往后一拧,用膝盖一压,另一只手如法炮制,这样一来我就只有两只脚可以乱蹬乱踹了,一会我就没劲挣扎,只好由着她了。 

  她稳稳地坐着我把绳子整理好,把绳子往我的脖子上一挂,抓起我的一只手,用绳子的一头在我的胳膊上从上缠到下,又在手腕上系了一个扣。另一只胳膊也绑好了之后,又把两只手在背后捆到了一起,她从我背上下来对我说:“起来吧,狗特务。” 

  我的手被捆在背后,我挣扎着想挣脱绳子,招弟一拽绳子,我的被捆在一起的两只手被向脖子的方向提了起来,原来她把捆完手的绳子头穿过了在我脖子后面的绳子上早已留好的绳圈里,她又拽了几下,我的手向上到了极限,我哇哇地叫了起来,她才住手,却又把绳子从我的手到绳圈穿了几个来回,最后把绳子系在了我够不到的地方。她嫌我叫的烦,抄起了一条枕巾塞到了我得嘴里,又用一条手绢勒住系在了我的脑后。我只能发出呜呜的声音,手又被固定在这个角度什么劲也使不出来,我不愿意让她看到我被捆住的手。我翻过身子,闭上眼睛不再看她,眼泪却不住地流了出来。她看我哭了,才手忙脚乱地给我解了绳子。 

  从那以后,我时常忍不住地回想被捆起来时,手被拘束。想动不能动,稍一用力,绳子与身体的摩擦时那种怪怪的感觉,现在想起来那就是被虐待时的快感,总想再体会一下那种感觉,可是又不好意思对招弟说,于是就自己找了一根绳子,当家里没人的时候,偷偷地把自己捆起来,找一下被捆绑的感觉,由于自己捆不紧,又怕万一绳子解不开被人发现,所以总觉得没有那次招弟捆的好。 


二、万事皆缘   

  转眼十几年过去了,我已改名叫姝媛,我所在的公司派我到R国做商务代表,我和要回国的原代表交接完工作后,第一天到公司上班,我的办公室在大办公室的隔壁,有独立的门。第一天上班,为了认识一下其他同事,我走的是大办公室的门,正当我和认识的和不认识的人打着招呼时,突然我听到一个声音在轻轻地叫着我上学时使用的名字,我循声望去,只见在一张办公桌前站着一个女职员,我觉得那张脸好熟悉,一时想不起来在那里遇见过,她又稍大声地叫了一声,我突然睁大了眼睛,我俩几乎同时叫了出来:“是你!”我俩抱在一起跳了起来,好半天我才想起这是在办公室,我松开手,对她说:“这叫他乡遇故知,真是太好了,我有好多话要给你说,下班我俩一起去吃饭吧。” 

  下班后,她带我来到了一家小餐馆,很干净,人也不多,我俩选了一张边上的情侣座坐下来,我问她:“我怎么没在员工的花名册上看到你的名字?”她说:“你当然看不到了,原来叫招弟是我的老爸老期盼我给招个弟弟来,我不喜欢,工作后就改名叫亚男了。”她喝了一口啤酒接着说:“早上刚见到你时还真不敢认了,这些年你好吗?” 

  “还好吧,在大学学的是国际商务,大学毕业后还算顺利,你呢?” 

  “咳,别提了,当年鬼使神差地学了个工科,我的一个叔叔在这里,没儿没女,要我来给他们养老,这不就在这里当了个销售部部长助理,主要就是负责产品销售中的技术问题,到也还算顺利。” 

  我俩边吃边说,打烊时才离开小餐馆。乘出租车时她坚持先送我回家,我只好依她。在车上我对她说:“我刚来,对这个城市不熟悉,明天是星期天,你能陪我出去转转吗?”“没问题,我还当你的向导兼义务保镖。”我俩靠在一起,不知怎么回事,和她在一起我由一种有依靠的安全感。 

  回到我的住所,这是一套装修的还不错的公寓房。由于意外地遇到了老同学,晚上又喝了点酒,躺在床上,兴奋地睡不着,当年的事像电影一样在眼前晃动。回想起那次“抓特务”游戏时被招弟,不对,该叫亚男,捆绑起来时的感觉。 

  模糊的感觉吸引着我,我忍不住爬了起来,找出了一条捆箱子用的绳子,模仿着当年亚男的法子,在绳子中间结了一个绳圈,把它搭在脖子后面,两根绳头顺肩头绕到胸前,分别从大臂缠到小臂,在手腕上系牢,把绳头对齐后穿过在脖子后面的绳圈,下面的问题就是如何把绳子拉紧了。 

  环顾四周,发现球形的门把手可以利用,我把两个绳头系在了一起,形成了一个套,把它挂在门把手上,我向远处走,绷紧了的绳子把我的手向背后拉,向后退一退,手就会松一松。 

  我一狠心,用力向前一冲,绳子重重地把我的手向上一提,天哪!在背后的手被提到了向上的极限,我的脑子像触电一样麻了一下,似乎又找到了当年的感觉。怎样把绳子固定住呢? 

  我挣扎着想用手去抓绳子,可是手固定的太结实了,只好弯下了腰,手接触到随着我低下来的绳子,可是无论怎样是没有办法把绳子在背后打个结的,我只好让绳子经过我的两手中间,然后从身体一侧绕过手腕,直起身来,让绳子从相反的方向绕过另一只手,绳子就在两只手腕上绕成了八字,这样反复了几次,即使再向后退,放松我与门把之间的绳子,捆着我的手的绳子也不会有任何的松动。我用嘴把绳套从门把上摘下来。我被捆上了,我又找到当年的感觉了! 

  我想走回床上去,我突然看到了一个只穿着三角内裤和胸罩的被捆绑起来的女人,在暗淡的卧室灯光下,被黝黑的绳子绷紧的手臂上的白皙的皮肤,发出幽幽的反光,背在后面被提到了及至的手臂使得丰满的胸部更加突出,娇好得脸涨得红红的,衬着有些兴奋的表情。原来那人就是在梳妆台镜子里的我。我赶紧用肩膀够着开关关闭了卧室的灯。黑暗中我俯在床上,前胸与床的摩擦,手臂与绳子的接触,使我感到了从未有过的兴奋,我的心在突突地跳。 

  突然门开了,进来了一个蒙面人,向我走来,我想挣扎可是手脚都一动也不能动,我想喊,可就是发不出声来。就在我着急的时候,我感到有一只手在轻轻地抚摸我的身体,我抬头一看原来是亚男,她笑嘻嘻地对着我,我想说话,就是张不开嘴,一着急,就醒了,原来是一个梦。 

  我觉得手臂又麻又痛,我被绑着趴在床上睡着了,怪不得发不出声呢。我赶紧起来,缠绕在手腕上的绳子很容易解开。我捆绑着睡了一个多小时,绳子在手臂上,手腕上留了一道道红印。哎呀,明天还要出去逛街,这些红印被人看见可怎么办呀。我赶紧用热水冲了一个澡,躺在床上一边回想着刚才的经历,一边揉着手上的红印,迷迷糊糊地睡着了。

相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