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加載廣告......

网站首页 > 另类玄幻 > 夫妻劫,孤岛情色

夫妻劫,孤岛情色

2013-10-20来源:人气:【字号:||

夫妻劫

  「其他房间还有没有?」阿至一边撕掉符咒一边询问小梅。

  这间房间是用来当成小梅的衣橱和更衣室,女人的采购力真可怕,两个衣橱还不够放。

  「没有了!只有这两间有而已。」小梅看著刚爬下看著刚爬下梯子的阿至说。

  「大概是屋主留下来的吧!什么时代了,还在贴这个!」阿至一边说一边把撕下来的符咒丢到东西桶里。

  「差不多都整理好了!要不要吃个东西?有泡面耶。」小梅肚子有点饿了。

  「好啊!你去煮泡面,我把东西全部都整理乾净。」忙了一天,阿至也饿了,阿至经过书房时闪灭的灯光又恢复正常。

  小梅到厨房拿个锅子加水然後放在瓦斯炉上,打开瓦斯炉开关,没想到炉火瞬间高涨,火舌直冲到排油烟机,小梅吓的尖叫一声,阿至听到连忙跑过来。

  「应该是瓦斯炉才刚刚装好,瓦斯积在炉嘴才会这样!」阿至进入厨房时炉火已经,恢复正常,阿至仔细检查之後检查後说。

  「没事就好!我还以为你今天没口福了,好了,你去忙你的吧!」小梅松一口气的说。

  「这房子其实还不错!只是旧了点,以前不知道是谁住的?」两人坐在客厅吃泡面,小梅看著电视说,电视正拨报著新闻。

  「不知道耶!其实屋主好像出家当和尚了,现在是屋主的朋友帮忙管理的。」

  阿至把他所知道的告诉小梅。

  「难怪租这么便宜,那我们算捡到了,不过这栋公寓好像住户没几家。」小梅觉得有点不安。

  「一到三楼都有人住,不过四楼好像就没有住户了!」阿至把他的调查心得告诉小梅,他们租的是五楼。

  「不过这样也好!我们吵一点也没人会听到不是吗?」阿至一把搂住小梅的小蛮腰亲吻小梅的粉颈,小梅手拿著面碗没有理会阿至。

  「嗯……别这样,人家还在吃吗?」小梅扭动一下身体,温柔的说。

  「你没听说过「饱暖思淫欲」吗?」阿至把小梅手上的面碗放到桌上,开始亲吻小梅的耳朵。

  「不要啦,!去洗个澡,全身黏哒哒的,咦!电视怎么了?」小梅挣扎一下,看到电视突然失去萤幕。

  「嗯!应该是天线的关系,这一带没有第四台还真不方便!」阿至站起来走到电视旁摇摇天线,看电视仍然没有反应,便把电视关了。

  「明天再修吧!我去洗澡了。」阿至便跑去洗澡了。

  小梅便继续吃面,电视突然自动打开画面又好了,小梅吓一跳,心想可恶的阿至又整人,便继续看电视。

  阿至还在洗澡,小梅吃完面後便到更衣间拿衣服,打开衣橱,心想阿至今天这么猴急,那就穿性感一点,便拿了套紫色内衣和紫色薄纱睡衣,今晚老公可有眼福了,小梅拿了衣服便回到卧室。

  衣橱的门突然自动打开!挂著的衣服由左自右飘动起来,就好像有人在挑衣服一样,接著抽屉被拉出,小梅放内衣的抽屉,小梅的内衣裤突然跳跃起来,就像有人在找衣服一样。

  「我洗好了!换你去洗澡。」阿至从浴室走出来,更衣间瞬间回复原状。

  小梅进入浴室,照一下镜子,便脱下背心和短裤,转过身踩进浴缸,然後脱下胸罩,雪白的酥乳弹跳而出,小梅弯身脱下内裤,浓密的私处饱满乌黑,健美的身材是小梅最自傲的,长长的瓜子脸使小梅带点古典美,小梅打开莲蓬头,顿时浴室雾气弥漫。

  阿至躺在床上看著天花板,突然有个黑影迎面压来,阿至眼中一黑,便不醒人事。

  浴室里的镜子居然没有因雾气而模糊,蓦然间!镜子中慢慢浮现一个半身人影,洗脸盆的水龙头自动打开,流出浓稠的红色液体,洗脸盆很快便被染呈鲜红,小梅冲完澡後,转身走出浴缸,来到洗脸盆,一切又恢复正常,只有自来水潺潺流下,小梅心想刚刚没开啊,不过个性大而化之的小梅也没有多想。

  小梅进入卧室看到阿至已经睡著,心中不免有点失望,便坐在化妆台前,进行女人每晚必备的保养工作。正在擦乳液时,小梅觉得背後好像有人在看,猛一回头却空空如也,小梅起身把房门关上,平常两人在家睡觉是不关门的,大概是新环境还不习惯吧,小梅安慰自己,关上门便躺在阿至旁睡觉了。

  半夜……房内的窗帘忽然无风自动起来,窗户突然往内打开,强风夹带落叶吹进房内,小梅和阿至盖的棉被慢慢的滑下床脚,露出小梅穿著睡衣的玉体。阿至和小梅仍然睡的很熟,小梅的睡衣慢慢的往上卷动,露出性感的大腿和紫色性感内裤,睡衣继续自动的往上卷到小梅的胸口,在性感的胸罩包覆下,丰满的胸部更见诱人。

  小梅睡梦中感到有人在脱自己衣服,心想阿至又来烦人了,迷糊中半睁开眼睛,却看到阿至睡在旁边,心中一惊坐起身来,衣服也正好顺势滑下,因此小梅没有发现刚刚自己衣服被拉起,小梅看到窗户被风吹开便起身关好窗户,回头看看阿至,睡得真甜,小梅便回床上继续睡觉。

  第二章 疑云

  阿至走出公寓准备到路口杂货店买包盐,边走边想今天真倒楣,一早睡过头到公司挨刮不说,还被小梅念了一天,说是连累她也迟到,大概是昨晚不知怎么搞的莫名其妙便睡著了,没有好好满足老婆,今天才火气那么大。

  走到杂货店口,正好一位老婆婆也在买东西。

  「年轻人,刚搬来啊?」老婆婆操著浓厚的 音问。

  「嗯!昨天才搬来。」阿至耐心的回答。

  「唉!这里好久没有人搬来了,住哪一栋啊?」阿婆热心的问。

  「这条巷子最里面那栋五楼。」阿至正想,这里的人还满有人情味的。

  「年轻人!这里不是好地方!赶快搬走吧!」老婆婆忽然脸色大变,讲完後便急急忙离开,留下一头雾水的阿至。

  阿至心想老婆婆真奇怪,正想问杂货店老板时,老板急忙的塞包精盐给阿至,然後连摇双示意阿至快走,阿至无奈只好离开,心想这里的人怎么都那么奇怪?

  走到公寓楼梯正准备上楼时,有人拉了阿至一下,阿至回头被吓了一跳,一个看起来好像弱智的男生拉住阿至的衣服。阿至连忙摆脱这个男子,弱智的男子咿咿ㄚㄚ的比手划脚,口水还从嘴角留下来。阿至见了 心便不理他上楼,阿至一边回头看这弱智的男子有没有跟上来,再回头却没有见到任何人影。

  进到屋里闻到厨房飘来阵阵菜香,小梅围著围裙正在煮饭。

  「好香哦!哪……你要的盐。」阿至走进厨房对小梅说。

  「奇怪!昨天明明记得还有一包怎么不见了。」小梅纳闷的说。

  「没关系,一包盐才多少钱?」阿至无趣的回答。

  「好!到客厅去看电视等,很快就煮好了。」小梅赶阿至离开厨房。

  「饭已经好了,你去盛饭。」小梅把菜端到客厅叫阿至帮忙。

  「嗯!」阿至起身到厨房。

  「呃……怎么这样!小梅你过来看!」阿至打开电锅,发现米饭全部变成黑色的。

  「怎么会这样?刚刚明明是好好的啊!」小梅看了之後气急败坏的说。

  「是不是你水放太少了?」阿至细心的问小梅。

  「不会啊!就算是水放少了也不会是这样乌七嘛黑的。」小梅无辜的说。

  「那现在怎么办?」阿至问。

  「我煮面给你吃好了。」小梅嘟著嘴不甘愿的说。

  小梅重新煮好面两人坐在客厅,边吃边看电视。

  「怎么这么凉啊!」阿至夹菜吃了一口。

  「怎么冷得这么快?刚刚才煮好的啊!」小梅有点泄气的说。

  「没关系!老婆煮的,怎么样都好吃。」阿至安慰小梅,这时电视又突然不能看了。

  「明天得上屋顶修一修天线。」阿至拍拍电视泄气的说。

  现在用的天线是原本留下来的,可能年久失修吧!

  吃完饭阿至便去洗澡了,阿至心想明天周休二日今天可以晚点睡,今天可以和小梅好好的过一晚上。

  小梅正在厨房洗碗盘,一阵冷风由小梅背後吹来,冷风由小梅脚底往上吹,小梅的短裙裙脚微往上扬,裙脚被慢慢往上拉,隐约看的到小梅穿的花内裤。

  小梅这时感觉好像有人在背後拉起她的裙子,小梅以为是阿至在闹她,便猛一回头,冷风迅速退去,小梅回头看时,背後什么人也没有。心想,大概是自己错觉吧!便继续洗碗。

  更衣间的衣橱又自动打开,小梅放内衣的抽屉被拉出,一件黑色性感内裤飞起来悬在半空中,黑色内裤由两边被拉开,内裤中央由蕾丝编织的花纹,也因此更明显,内裤又掉回抽屉,一件配套的黑色胸罩也和刚刚一样飞起来,黑色胸罩被反过来,半空中忽然出现几滴鲜绿色液体滴在胸罩罩杯内,黑色胸罩又掉回衣橱,和内裤都一起,都掉在第一层。一阵狂风一切又恢复原状,但室内窗户皆是紧闭著。

  小梅进入更衣间准备换衣服,小梅打开抽屉一眼便看到自己的黑色内衣。小梅心想不是原本压在底层吗?一定是阿至把它拿到上面了。阿至一定要自己穿这套,想到这里小梅心中便感觉甜蜜蜜的。拿起这套黑色内衣,一再挑件白色睡衣,小梅便转身出去。小梅出去後,衣橱的门突然一开一合不断的开关。

  阿至洗完後便到书房准备整理文件,阿至打开书房电灯开关却发现灯不亮,一定是灯管坏掉,不过家中没有被用品,而且刚洗完澡,阿至不想再动来动去,阿至便打开桌灯坐在书桌前面开始整理文件。

  热水冲在小梅高耸的乳峰上,刚刚才洗完头发低下来的水珠让小梅睁不开眼睛,热水突然变成红色,喷洒在小梅身上,小梅没有发现,还一边将红水抹在自己胸部。小梅甩甩头将脸上水珠甩开,小梅一睁开眼睛热水又恢复正常,小梅没有注意到脚下一滩红水正流出水孔。

  阿至面前的桌灯突然熄掉,房内顿时一片漆黑,阿至按了几下开关没有反应,阿至只好摸黑准备走出房门。书房里一只皮箱慢慢的移动到摸黑走路的阿至前面,阿至一不留神便被皮箱拌倒,膝盖撞到地上痛的阿至哇哇叫,半跳著走出房间,正好小梅也洗好澡出来,小梅急忙帮阿至检查。

  「哇!怎么这么严重?都乌青了。」小梅心疼的帮阿至擦跌打药水。

  「呼……痛死我了,你没事,把皮箱放道路中间干什么?」阿至痛的有点怪小梅。

  「没有啊!我才没有去动你的皮箱!」小梅无辜的辩解。

  「算了!好痛!扶我进房间。」阿至痛得连路都没办法走。

  进到房里阿至便躺到床上,看了一会儿杂志,稍微比较不痛了,这时一股黑气由门下缝 钻了进来,两人都没发现,小梅上床躺在阿至旁边。

  「还痛不痛?」小梅关心的问。

  「还好!比较不痛了。」阿至放下杂志,搂住刚躺下来的小梅。

  「哼……一点都不小心……嗯……」

  小梅还想再说,但是樱唇被阿至堵住,两人的舌头交织在一起。阿至隔著睡衣握住小梅的乳房,温柔的搓揉,小梅的手伸进阿至的短裤内,握住阿至的阴茎轻轻的爱抚。一阵热吻後,小梅坐起来将身上睡衣脱掉,阿至等不及又把小梅搂回来,一把握住小梅还戴著胸罩的巨乳,小梅全身颤抖一下,小梅奇怪,今天的乳房所传来的刺激怎么和以往都不一样?阿至轻轻的一碰自己乳房,就好像有一股电流从乳头传来,麻痹的快感瞬间传至全身,小梅全身发热迫切的希望阿至赶快进入。

  阿至想脱下小梅的黑色性感胸罩,小梅不想失去那发麻的感觉,抓住将阿至的手不让他脱下自己胸罩,小梅翻坐在阿至身上,用臀部摩擦阿至下身的拢起。阿至的阴茎受不了这样的摩擦,充血的刺激,阴茎一跳一跳的刺激著小梅内裤里的阴阜,小梅浪荡的朝阿至一笑,爬到阿至的下半身,然後慢慢的将阿至的内裤脱下,露出高涨充血的阴茎,小梅迫不急待的脱下自己的内裤,坐到阿至的身上,粗大的阴茎长驱直入,小梅舒服的淫叫。

  突然之间,阿至痛的大叫起来,刚刚摔倒受伤的膝盖又痛起来,好像刚刚被人踹一脚的感觉。小梅赶快离开阿至身上,阿至痛的差点晕过去,虽然意犹未竟,小梅仍赶快帮阿至擦药。

  经过这一搞,阿至的性趣也没了,休息一下便睡了。小梅虽然心不甘情不愿,不过也无可奈何。

  躺在床上,胸罩传来的感觉仍然十分强烈,就好像阿至平常吸吮自己乳头一样的感觉,受不了这样的刺激,小梅慢慢的将手身到自己内裤里面,用手指搓揉自己的阴蒂,小梅忍不住把手指伸到自己阴阜里面,阴道吸住自己手指的感觉和乳头传来的刺激交织著,小梅心想,要换成阿至的阴茎该多好!

  一股热流从阴阜传遍全身,享受到高潮後不知不觉得就睡著了。钻进来的那股黑气这时飘到两人床上,黑气在房间四处游走,最後黑气由门下 缝离开。

  第三章 异变

  隔天起床,阿至的腿已经不是那么痛了。难得隔周休二日却下起倾盆大雨,小梅想要出去买点菜。阿至心想,反正都要出门,就和小梅两人先去看场电影。

  回到家中时已经快傍晚了,阿至将雨衣拿到阳台,看著空无一人的巷子,阿至心想,这里的人是不是都不出门?住了三天,连同栋公寓的邻居都没碰到。

  小梅进到房间,想换下身上有点被雨淋湿的洋装,突然一股大力从後面将小梅扯到床上,小梅尖叫一声想要爬起来。

  阿至听到小梅尖叫,慌忙跑来卧室,阿至看到小梅两手握拳悬空挣扎,阿至想接近小梅,却凭空被一拳打到脸上跪倒在地。这时小梅感觉压在自己身上的力量比较轻,连忙用力爬起往房门外冲,阿至也跟著爬起,但後 口却被拉著,阿至好像小鸡般的凌空被拎起,阿至一直挣扎,但看不到任何东西,阿至被凌空掷到墙上,狠狠的撞了一下,掉下来撞倒床头柜後跌在床上。

  小梅想开门跑出公寓,但是门锁却打不开,这时小梅感觉被人抱起,小梅浮在半空中被带往卧房,小梅吓的极力挣扎,居然被小梅挣脱,小梅尖叫著往客厅跑,才跑两步头发便被凌空抓成一束,头发的急速拉扯,痛得小梅跌坐在地上。被抓住的头发拖著小梅往卧室的方向,小梅痛的用手抓住自己头发,以免头皮被扯下来。

  这时阿至拖著疼痛的身体跑出房间,阿至又被一股大力往後撞,阿至被撞进书房,书房的门立即自动关上,这时书房所有家具皆震动起来。阿至跌在书房地上想爬起来,书架这时往下倒塌,阿至及时避开,书房内的书满天飞起来往阿至身上砸下,阿至被书打的跪在地上,书桌也飞起来,阿至躲过,书桌砸到房门上便掉下来,突然一切都安静下来。阿至心急小梅,想赶快出去,房门却被书架和书桌挡住,阿至担心小梅,但也只好先努力搬开挡住房门的书架。

  小梅被拖到房间後突然凌空飞起来掉在床上,房门「碰」的一声自动关起来,小梅吓的一直尖叫。突然小梅的双脚被分开成大字,小梅吓的双脚乱踢,小梅双脚被拉往半空中,小梅被倒挂在半空中,摺裙也倒滑下来,露出小梅黑色性感内裤,腿上的丝袜被硬扯开来,小梅又被摔在床上,小梅翻过身挣扎的爬往床头,小梅的腿又被拉住往後拖,一股压力压住小梅臀部,小梅今天穿的短背心从中间被扯破,破碎的背心被硬拉离小梅的身体,小梅又凌空被翻转过来,黑色胸罩被一把扯开,小梅的头被抓住往上拉,小梅的身体不由得坐起,小梅想尖叫,但嘴里突然有被塞进一个圆柱体的感觉,小梅看到自己嘴里明明没有东西却合不起来,好像男人的阴茎塞到嘴里的感觉,小梅吓的眼泪直流。

  小梅的头被抓住强迫前後移动,无形的阴茎正在干小梅的樱桃小嘴,小梅看到自己的唾液悬在半空中然後才往下滴。无形的阴茎离开小梅的嘴,小梅被悬空抱起,两腿被分开,一个坚硬的物体顶在自己的内裤前面,小梅预感到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事,一声惨痛的尖叫由小梅口中发出,无形的阴茎刺破内裤直进入小梅体内,那阴茎在小梅体内还不断涨大,小梅感觉连子宫都被涨大的阴茎塞满,连串的惨叫由小梅口中发出。

  阿至好不容易离开书房赶快冲进卧室,眼前的景象却让阿至不敢相信:小梅半裸的浮在半空中,身体一前一後就像正在被干的样子,小梅的阴门张开到连手臂都可以放进去,小梅的嘴中流出绿色的液体,两眼已经失神的样子。阿至想上前救小梅,却被一股无形的力量压在墙壁上,阿至动弹不得。

  小梅发出无意识的呻吟,感觉下半身正在被撕裂,不断的缝合然後再撕裂。阿至看到绿色的黏液由小梅阴道流出,夹杂著阴阜被强撕开受伤流出的血,小梅的乳房好像被捏的似的变形。

  眼前的景象诡异的让阿至几乎错乱,一股绿色的液体喷洒在小梅雪白的胸部,小梅被丢到床上昏死过去,阿至眼前一黑也昏过去了。

  第四章 凌辱

  阿至醒来时,发现自己全身赤裸,双手被丝袜绑住吊在空中,一眼望去,床上的小梅一丝不挂的俯卧在床上,床褥上满被绿色浓稠黏液,而小梅下身满是红污。

  「小梅!小梅!」阿至虚弱的喊了几声。

  「阿至!救我……救救我!」小梅努力的想转过身,但下身疼痛得无法移动。

  「小梅!你等著!我……我……」阿至努力的想要挣脱,「碰」一声房门突然打开。

  「嘻!姊姊……姊姊……」天啦!是阿至以前在楼下碰到的弱智白痴。

  「你不要……不要过来!」小梅费力的往床头躲。

  「嘻!姊姊漂亮……漂亮……」那白痴留著口水爬上床,一手便抓住小梅的双乳。

  「臭小子!你不要靠近她!」阿至怒吼嘶喊著,但只能在空中荡来荡去,一筹莫展。

  「不要……不要……阿至……救我……不要……」

  白痴爬在小梅身上,口水直往小梅脸上流,小梅痛苦嘶喊著。

  「小梅……」阿至无奈哭喊著。

  「蛇!蛇!啊……」小梅尖叫著,四个床角忽然爬上四条花斑毒蛇,分别爬到小梅手跟脚,一口便咬下去,蛇尾分别缠住床头和床脚,将小梅拉成大字型。

  「嘻嘻!姊姊的大奶奶!吃吃……」白痴污黑的手玩弄著小梅的乳房,一口便咬下去。

  「啊!」阿至手上的绳子飞起来,把他拖到床铺上空,这时阿至像陀螺一样旋转起来,转的血液直往脑部冲。

  「救……」阿至身体急速落下,正好掉在小梅上方,阴茎正好对准小梅的脸。

  「不要啊!不要!」小梅感到一个蠕动的物体在下身爬行,阿至的脸正好对著小梅的阴阜。

  「啊!」阿至睁大眼已经叫不出声,因为他看到一条口吐红信、粗如手腕的黑蛇在小梅阴阜前爬动。

  「啊……」黑蛇在阴阜前探了一下便往阴道 钻,小梅痛苦的喊叫,黑蛇钻入子宫便盘旋身体,黑蛇好像无止境的长,而且越到後面越粗,小梅的子宫已经被黑蛇塞满,肚子渐渐涨起来,好像怀孕一样。

  「臭小子,你不要碰我!」阿至怒吼一声。

  小梅痛苦中看到白痴的裤子不知什么时候脱下,露出黝黑的阴茎,白痴将他的阴茎对准阿至的屁眼,抹了一把口水在上面,一把便插进去。

  「不要啊……」阿至痛苦的喊叫,白痴的阴茎在他的屁眼抽插,小梅在下身极度痛苦中仍看见阿至屁眼边流出白白的黏液,滴在自己脸上。

  「啊……」小梅看到一条粗大的花蛇缠绕著爬上自己身体,舌头对著自己的脸,小梅吓的晕过去,花蛇不放过小梅,直往小梅口中钻去。花蛇钻到小梅喉咙中,蛇头沿著食道直钻到小梅胸腔,小梅无法呼吸,快要窒息的痛苦让小梅醒来。

  「呜……」花蛇似乎还不放过小梅,蠕动著直下小梅体内深处,小梅趁著花蛇蠕动时的收缩,还能吸到一点空气。

  「不要啊!」痛苦的阿至嘶喊著,白痴在他身後的抽擦似乎永无终止之日,白痴的手还握住阿至阴茎,阿至非常恼怒自己,在白痴的抚弄下,自己的阴茎居然坚挺无比。

  钻入小梅下体的黑蛇已经将小梅的肚子涨到小山一般高,而钻入小梅口中的花蛇则深入小梅的胃,直往小梅的肠钻入,小梅体内的五脏六腑好像被翻转似的痛苦,而这时小梅以完全不能呼吸。

  「啊……」阿至喷出一股股白色的精液,白痴的阴茎仍然深入阿至的直肠,阿至无法停止的一直喷出精液,就像潮水般不断涌出,阿至觉得全身精力从下体不断的流失,全身慢慢的虚脱。

  小梅全身 硬,脑部的缺氧,让小梅的意识逐渐模糊失去,阿至的精力不断泄出,意识也逐渐模糊……

  第五章 禁脔

  阿至感觉自己和身体好像分开,飘在空中,他看到白痴正在持续凌辱自己的身体。他抬头一看,小梅正裸身躺在一个矮胖的男人的怀里,小梅亲吻著矮胖男人,一手握住他的阴茎上下搓揉,小梅飘了阿至一眼,淫荡的背坐在胖男人身上。阿至眼见小梅握住胖男人的阴茎便往自己的阴阜塞进去,一边还扭动身体淫叫,阿至想冲过去,但矮男人一瞪他便无法动弹。矮男人的手在小梅全身游走,小梅舒服的浪叫。

  「哈哈!你们将成为我的奴隶。」矮男人一边干著小梅一边对阿至说。

  「你……你是谁?」阿至发现自己可以讲话。

  「我是这房子的主人!是你们自己闯进来,怨不得我。」矮男子狂笑著说。

  「求求你放了我们!求求你!」阿至知道事已至此,自己已无力反抗,便苦苦哀求。

  「哈哈!看你可怜!我就给你一个机会,如果你能够吸得我舒服,我白天还可以让你们夫妻相聚,怎么样啊?」

  矮男人把小梅从自己身上抱起,小梅似乎心不甘、情不愿的瞪了阿至一眼。

  「好……好吧!」阿至心想,只要有一线机会,无论多屈辱都要把握。

  「来!舔乾净!」

  阿至只好走过去,颤抖的手握住矮男人粗大的阴茎,用舌头舔著乌黑的龟头,一种刺 的腥味夹杂著小梅的淫水味,阿至鼓起勇气将整支阴茎吞入嘴中。

  「哈哈哈……」矮男人狂笑著。

  而小梅这时跪爬在地上,像狗一样舔著矮男人的脚指甲,矮男人将另一脚踩在小梅的头上,小梅温驯的转头,轻舔矮男人的脚板。

  「用力一点!」矮男人抓住阿至的头向下压,阴茎直抵阿至的喉咙,阿至感到一股热流直喷向自己喉咙,阿至全部吞下矮男人泄出的精液。

  「嗯!今晚舒服了,就放你们一马。不过,你们别想逃,你们飞不出我手掌心的。」

  矮男人说完便消失了,阿至和小梅觉得直往下掉,一下子便看到自己身体,然後两人便失去了意识。

  阿至和小梅醒来後已经天亮了,两人全身疼痛,看到屋里凌乱的情况,两人便知道昨晚发生的事是真的,两人抱头痛哭後,便收拾轻便的东西,迫不及待的离开屋子。 (乱伦电影)

  两人先住进市区的旅馆,阿至打电话给房东,却找不到人,两人惊甫定,便到处找人求救。

  傍晚……

  小梅突然发狂似的跑开,阿至急忙追上,但拉不住小梅,小梅拦辆计程车便走了,阿至慌忙跟去,阿至直追到公寓巷口,阿至看到白痴的弱智男子搂著小梅,两人热吻著进入公寓。

  阿至站在巷口,两腿发软,两行热泪不禁流下,阿至鼓起勇气,下定决心跟著进入公寓。






骚女QQ:1756048078 加好友有惊喜

相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