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加載廣告......

网站首页 > 另类玄幻 > 侍女色老爷

侍女色老爷

2013-10-20来源:人气:【字号:||

侍女色老爷[完][作者:不详]-

侍女色老爷侍女色老爷 当老爷的肌肤和春桃娇躯接触的时候,心中荡了一荡,而她也不期然的颤抖了一下,一股莫名的电流传遍全身。她满脸通红,仰望着老爷,他觉得她的眼神有种异样的色彩,令樱唇欲语还休,他不能自己了,手─紧便将她搂抱得喘不过气来。  春桃的唇已印在他的嘴唇上,她不自觉的将乳房向上一挺,老爷十分高兴,有力的双臂立即紧紧地搂着她的肉体,刁钻的舌尖不断在她口内滑动,她马上把它含住吸吮起来。很快的,她感到小腹兴奋异常,有一团热气向她袭来,那火热的阴茎正硬梆梆地顶着她腿缝,她更拼命地吸吮着他。  老爷搂抱着她站起来,这时候的春桃已经感到寸步难行,任由他把她放到铺好毛毡的床上。他把她压在下面,在她身上抚摸,她欢喜地低呼着,并伸手去他胯下摸索,火热的阴茎已把裤子顶得好高,她随即一手抓住,老爷被她几下套弄搞得几乎支持不住。跟着,她把他的腰带解开,探到里面去握着阴茎。  老爷亦不是省油的灯,脱掉身上的衣服,而且将春桃的衣服也脱得精光,二具躯体便缠在一起了,呼吸急促,脸色由于兴奋而微红。他热情地吻着她,手在她的乳房上捏弄着,用二指捏着她的乳头,她发出了低低的声音∶「唔……哼哼……老爷的阴茎好大……」她不停地套弄着,又惊又喜,男人这地方她从来没有这么大胆的触摸过,今天不知是不是什么力量在体内发生作用,使她变成另一个人,一个放荡的女人。  「我是属于你的。」春桃低声说道∶「这么大、这么硬……太可怕了。」老爷道∶「不会的,它只会使你得到无穷快乐。」他说着,嘴唇狂吻着她。  她用手一推,并且坐了起来,那突然的情形使老爷惊讶,并且莫名其妙的看着她。老爷道∶「你怎么啦?」她没有理会,只是含情默默地扫了他一眼,她的玉手抓住那火热的阴茎套弄了几下,老爷马上又恢复兴奋状态。现在他明白她的目的,心中喜悦,索性动也不动,闭起眼睛。  只见她把阴茎套弄了几下后,跟着,她就俯下身子,张开小口,把阴茎一口含住了,然后便轻轻地舔吮起来。一只手抓住阴茎,不停套弄,小巧的舌头舔着他的龟头,这真使他沉不住气了,他舒服地说∶「春桃……啊……啊……太美妙了……」屁股不觉轻轻挺起来。  她知道自己已经控制了老爷全身的神经中枢,只要她稍为加点技巧,他就马上会爆炸了。但她没这么做,反而停下来,只用舌头舔着龟头的四周。  老爷突然仰起身子,把她紧紧搂在怀中,一把便压到她的身上,几乎令她难以喘息。他将阴茎插进她的阴道里去了,她不觉叫了起来∶「啊……好壮!」老爷道∶「我要你享受最美妙的人生!」她呻吟着∶「唔……嗯……哼哼……」老爷狠狠的抽送着,一下下的深入抽出。她全身无比舒服,也把他紧紧地搂住,一个白嫩的屁股不停地迎凑着。她的阴道紧紧地包含着他的阴茎,不停地流出淫水,那二片嫩滑肥厚的阴唇,也跟着他的抽插而翻进翻出。她感到这种滋味太美妙了,老爷的阴茎好像顶到心尖上去似的,整个阴户涨得好满,这种滋味太舒服了。  春桃浪了起来∶「啊……老爷……你好狠呀……呀……哼哼……我快乐死了……嗯……」他奋勇前侵得更加疯狂,她叫道∶「老爷……哟……顶得我美死了……先停停……」他正疯狂地冲刺着,听她这么说便停了下来,老爷喘着道∶「春桃,干吗?」春桃媚眼一扫毛毡,她笑道∶「先把水擦掉再来。」老爷笑道∶「真是个小浪货。」老爷说着,便到浴室拿了些纸来,替她擦着浪水,顺手在阴户上捏了两下,道∶「好可爱的小肉洞。」他低下头去舔了一下她的阴户,她颤抖了一下,道∶「嗯……快来吧……」老爷抬起头来,再次压到她的身上去。  火热的阴茎又猛地插入,她尽量把玉腿张开成了大字形,尽量的使他深入,然后抬起腿来,紧紧夹住了他的屁股,用力抵压着、摩擦着、旋转着,她哼道∶「啊……嗯……老爷……快顶……嗯……」老爷也正在欲火焚身之际,便一下一下猛干起来。一下比一下有劲,有如一匹野马,面现红盘,气喘如牛。他已到快要爆炸的边缘了,但是,他仍一下一下的狠狠地抽插着她的小嫩穴,他喘着道∶「……啊……啊……我爱……我从没这么快乐过……嗯……你是我一生所爱……」说着,他又疯狂的上下动着。  她也娇喘嘘嘘的,头发散乱在枕头上,头不停的扭摆着,香汗淋淋、呼吸急促,两手在他的身上乱捏乱抓的,她娇喘道∶「啊……啊……老爷你好威猛……哼……我乐得要上天了……」老爷道∶「美人……我也……爽极了……」说着,他便作垂死般恶斗,屁股猛向前挺,龟头次次都插到花心上去,又猛地抽出来,好狠好猛。  她喘气嘘嘘∶「哎……哎……唔……唔……」她感觉到体内的阴茎突然间强大起来,变得更粗更硬了,跟着─股热流向她的体内四处奔流,老爷喘气嘘嘘的伏在她身上不动了。  她爱惜的搂着他,让他逐渐缩小的阴茎仍留在那迷人的小洞里。  面客「诚哥!你怎么啦?这里连床也没有,怎么行啊!」她愕然地说。  「正因为这样,才另有一番刺激啊,我们该试试新环境做爱的哩!」「你……你的意思是我们就这样躺在地上来……是不是?」她怔怔的问。  「对了!我们就在这里吃一顿丰富的早餐罢。」他点了点头说。  「不!我不依你!这里硬绷绷的,一点舒服感也没有,我要到房间里去。」她说着就要爬起身来。  克诚却把身子压着她,不许她动弹,同时一双手肆意地在她身上揉动,揉呀揉的、捏呀捏的,她给他弄得整个人都发软下来,不止无法爬起身,而且全身在发抖,一双手紧紧抓住他的肩膀。  「哎哟!啊……诚哥!」她颤抖着说∶「干吗!我不是在你身边吗?」他笑了笑,手还是在活动着。  「呀!你真坏!我不依你!」她虽然这么说,但臀部仍然不动地在摆动。  克诚晓得她已情欲大动了,于是便加紧地刺激,她的阴户有淫水流出,「哎唷!诚哥!诚哥!我要你……我要你……」她闭上眼睛,不停在呼叫。  她突然发疯似的一下把他推倒,竟起身横跨在他的两腿间,急急忙忙的捏住他的龟头,就去顶她那湿湿淋淋、稀疏阴毛、不住张吸的小便地方一下扣入。接着,她就不住的急速起落,套动起来。  克诚火热的阴茎立时如久旱逢甘雨,插在又温暖又滑腻的阴道内,有说不出的舒服。她的头发披散,由于身体上下套动,两只乳房也不住摇动,看得他心中火起,阴茎特别胀硬,恨不得一下挺进她的小肚子内。  她突然下身先侧向移动,一腿跨在他两腿间,一腿跨在他股侧,又是一阵急烈套动。由于她体内的淫水越来越多,套动间,「滋滋渍渍」的怪响真像单调而有磁性的女低音在歌唱。  她突然又转移方向,两腿仍分跨他的两腿侧边,却换了背对他的姿式。她把两手按在他双腿上,不住的套着、抛动着、旋转着,又肥又大的结实的圆圆屁股上下耸动,由于屁股高高掀起,而她身体微向前俯下,他的阴茎在她阴户进出时的情形看得更清楚了。  当她面对他时,只见到她那一团肉紧包住他的阳具,挤进去时特别鼓起,她提起时,只存半截在里面,两片红红的阴肉也翻出一半,水汪汪的像个水筒。现在,她背对着他,当她提起时,她那阴户从后面看来分八字形张开,红艳艳的扣人心弦;当她放下时,肉与肉紧贴一处,她的肛门正对他眼中,紧凑得赛于前面那一条缝,十分诱人。  克诚真想插入她后面的肛门内,性一起,不禁用力连挺起下身,她急忙加紧迎凑,鼻中「哎哎啊啊」不住娇喘着,呼吸急促得很。大概他的龟头下下顶在她的花心上,她舒服极了,阴门紧缩,好像要咬下他的东西,全部吞没在阴户内。  她的阴道蠕动着,每一起一落间,他的阳具就像被个一收一放的软腻阴户夹着又放开。更奇妙的是龟头上好像在顶住她一个地方,有如小孩子的嘴角含住奶头,一吸一吸的;又像有只小手,张开五个指头,在他龟头上一抓一抓的。克诚真是舒服极了,龟头上一阵麻趐、一阵痒、一阵酸的,说不出的好过。  他和她尽力抽送了一百多下,他感到越是胀得难过,只有把她揪到下面,用他的阴茎尽力插抽才过瘾才痛快。克诚正想把她翻倒,她忽然「哎……呜……」叫了起来,猛的屁股一沉坐在他的小肚子上,她全身一阵颤抖,阵阵热流浇在他的龟头上,汹涌而出,一直向他的龟头流下来,很像烧蜡烛油般流下来。  他不禁大嘘了一口气,想挺动,又被她屁股压在肚皮上,她的整个身子全软在他肚皮了。克诚的阴茎仍直挺挺的更觉火热胀硬,他一欠身,双手拦腰一抱,两掌按住她的乳房一阵搓弄。她吃吃的笑,伏在他的胸上娇喘着∶「城哥……好舒服呀……」她的头发铺散在他胸上,痒丝丝的好难过。  他吻着她的面颊,摸着她的腿说∶「你舒服了……我却难过……」「等一下呀……哎……哎……诚哥……诚哥……我亲爱的达令啊!好……好得意呀!啊……啊……唷……」她梦呓似的断断续续在叫着。  她越是这样乱动乱叫,他就越发大感兴奋,这一种在床上的叫声,是最能使人蚀骨销魂的了。他也觉得五脏如焚,便加强活动。  「哎唷!我咬死你……咬死你……啊!」她咬牙切齿,果然在他的肩膀上深深地噬咬着。  「哗!啊……啊……」他给她噬得几乎整个人跳了起来∶「嗳呀!你想谋杀我吗?」「唔!人家肉紧呀!我唔……诚哥!你动啊!」她娇喘细细地说。  「好的!但我不准你再咬我,否则我就会给你咬缩了的。」他有意为难似的说。  「嗯!人家是不由自主的啊,你怎么可以怪人家呢?你也该原谅人家得意忘形的呀!」她幽幽的、面泛红霞的说。  他没有答腔,只是以行动来表现,使她感到更满足,「哟!哥……哥……我快要……你跟我一起才好呀!啊……啊……」她不由自主地呼叫着。  察言观色,他便晓得她高潮快要来临,为了使她尽情快乐,他便加紧进逼,务求插到她欲仙欲死为止。  「哎唷!快了!顶啊!我喜欢你用力撞啊……诚哥!哟……啊……」她梦呓似的说。  于是,他便疯狂地撞击她,无情地不断地抽送,一阵痉挛使他裂顶而出,一股暖流直流进她体内。  「哎唷!诚哥!我要死了!快活死我了!」她像一条八爪鱼似的紧紧地缠住他、夹着他。  天下无不散的宴席,一切都静止下来了,她还是拥着他,不肯让他离开![email protected]!虽然床是小了点,可是也好舒服。玉兰,你看好不好?」「慢慢来!人家生了孩子后还是第一次,很久都没有做过这事情哟!你要小心一点,别太重了。」「是,是的,小姐。嘻嘻嘻!我自有分寸。」国鹏把玉兰的上衣脱了下来,一吸一吮地舔着玉兰的乳房,所以显得特别大和涨。乳头也粉黝黝地,好像一颗粉色的小葡萄一样,不但富有弹性,而且光滑闪亮。玉兰被他这一吸,吸得像是哺育小孩一样,她在不知不觉中把手抱住他的头,一手抚摸着他的脸在爱惜抚弄他,使得国鹏的淫欲大发,用舌头在乳头上舔着流出的乳汁,深怕有被浪费了。  国鹏慢慢地把舌头从乳房上移到腹部,在肚脐的四周舔着,他又再度移到三角裤上,他干脆把舌头移到三角裤上舔着,把三角裤舔得湿湿的,口水透过了三角裤,扩散到阴毛上去,阴户被舔得痒趐趐的。  玉兰被舔得全身骚痒,混身不自在,她对国鹏说∶「国鹏,你……你怎么还不动手呀?」他于是用手把三角裤的一边扒开,使阴户斜露在三角裤的外面,用舌尖把大阴唇一舔一开,一啜一闭地揉插着阴户。  玉兰的性欲被他这一攻,可就糟了,一发不可收拾,她开始骚动了,身子就像中了邪一样,全身颤抖不已,刺激得他用手把三角裤扒开了,可是玉兰把屁股坐在椅子之上,所以脱不下来,国鹏对玉兰说道∶「小姐,请你高抬你的屁股一下。」于是玉兰就照着他的意思做,他顺利地把三角裤脱了下来。  他也把自己的皮带解开,拉链拉下,全身的衣服在几分钟之内扒得精光,一丝不挂的赤身裸露在玉兰面前。玉兰已经看见他的阴茎挺直,一厥一翘的在和她打招呼,彷佛说∶「嗨!玉兰,我们好久不见了,今天咱们又可揣磨一下打炮了吧!我们来回味一下吧!」他躺到她的身旁,左腿压在她的大腿上,拼命地摩擦着玉腿,他用手指头一按一弹地玩弄着乳头,又用手指头弹弄乳头,使得奶头上下左右摇摇晃晃地站立在乳峰上,玩得一阵令人爽快。  玉兰在生了小强之后,再也没有性交上的接触了,今天玩弄起来,特别是和旧有的朋友情人玩弄着,格外的兴奋和快乐。她娇娇嗔道∶「鹏,你可别只顾着在我的乳房上打转,还有其它的事情要办呢?你看,人家的洞穴已经被你挑逗得洪水外流了,你要是再不动手,等一会儿我们两人可就被淹死在屋子里面哟!」「哇哈!那一定不得了,你的阴户不就变成石门水库了吗?只要一泄洪水,底下的居民一定要疏散,否则就要被洪水冲走了,那时候,可就不得收拾了。我不晓得十年不见,你的洞穴会变得如此的厉害呀!令我大感到惊讶,我看我得小心了。」他话一说完,玉兰马上也主动地把双脚大大张开,迎接他的下一步。她闭上了双眼,静静地躺在椅子上等待他的进入。正当他压到她身上的时候,她又问了一次道∶「鹏,你……你真的能好好地照顾我吗?可不能欺骗我呦!」「啊!我是绝对不会欺骗你的,你大可放心吧!玉兰,我对美丽的东西一定是不会放弃的,我是会好好照顾你的。」他轻言细语的在玉兰的耳边,一面亲吻面颊,一面回答着她。  玉兰在内心里,对于看到了健壮而又带点油黑黑的皮肤,她似乎是特别发生了兴趣,对于男人的行为是不能屈服的、宽恕的。这时候的他,除了阴茎和身体上的硕壮的肌肉之外,似乎什么东西也看不到了。  这是玉兰产后第一次接触的第一个男人,也是她婚前的旧情人。在她今年二十岁的女人躯体之内,就好像烙印似的烧附着在她的子宫上,无限地快感,她正是这样地看着这个男人。事实上,他们只能说都是一对寻求快乐的人,而他在此刻已经把她的上半身的每一处都舔得奇痒无比,他开始觉得上半身已经无从下手了,于是他挺直了阴茎,对准肉洞刺下去了!  阴茎的经验是如此的老练,丝毫一点也不做作,不留情地就全插了进去,她呻吟着∶「哎哟……你……你要死啦……开……开始我就已经……告诉过你……人家……刚生过小孩……今……今天才是第一次……怎……怎么你就……不能轻……轻一点……把……把人家的洞穴……都……都插痛了……万……万一要插出什……什么问题……那……那你可要负责哟!……死……死相……轻一点啦……不……不然就不给你插……插进去了!」国鹏一听,嘻嘻笑笑,对玉兰示意道∶「对……对不起,我忘了,谁叫你长得这么漂亮,我一看到你,就什么都忘了,什么也都记不住了。玉兰,别这样,我待会儿会小心一点,轻一点就是了,你可别生气呀!对不起,我给你敬礼,你满意了吧!」「是!死相,你就会这一套,讨厌!」「玉兰,我可以来了吧?你准备好了没有?」「好了,你难道没有看到啊!」国鹏缓缓地已经又把阴茎插了进去,只听见她说∶「嗯……嗯……唔……唔唔……对……对……好……嗯……嗯……好……唔……唔……轻……轻一点……对……对……嗯!唔……进……进了没有?」「还……还有一点。」「你……赶快把那一点也塞进去呀!快……快一点,别……别耽搁了……」轻轻地试了一下,似乎要使点劲才能进得去,他屁股一顶,只看见阴茎整根被阴户吞没了,一点也没有残留在阴户的外面。玉兰被这一刺,整个人几乎被刺晕了,额头上冒出了冷汗,对他大叫∶「你在干什么?我不是告诉过你要轻一点吗?你到底怎么搞的,一点也不知道怜香惜玉的道理呢?」「可是,刚才是你叫我刺进去的呀?怎么又怪起我来了呢?」「我叫你刺,可没有叫你放力拼命地刺吧?真是的,你怎么这么粗鲁呀?」「对不起,我……我小心一点就是,可鸡巴都进去了。」他一副自认倒霉的样子,内心却说∶「你倒很会挑剔,还东骂骂西骂骂的,真是好罗嗦,等会有够你瞧的。」国鹏逐渐地把阴茎抽出,再缓缓地刺进去,她开始感觉到阴茎已经发动了引擎,开始在阴户里面工作了,她双眼闭着,在享受高潮的到来。  他见她没有什么反应,于是开始加快脚步了,他并没有深深地刺入,他只是在反反覆覆地进进出出,摩擦着阴道肉壁,他在激发她的性欲,不使她得到其他的快乐感觉和反应。  玉兰的阴道壁被磨得又烫又热,并且还在发痒,使得她的阴部奇痒无比,饥饿异常,她娇喘道∶「嗯……嗯……唔……唔……你……你用点劲……用点力呀……好痒……我……我的子宫壁上好痒……用力……用力插……再插深一点……嗯……唔……嗯……唔……对……对了……继……继续……继续……用劲……唔……唔……啊!……啊!」他一听,玉兰的情欲已至,性欲已来,她那浪浪的淫叫,一声一声敲在他的心上,阴茎的动作随着浪叫而一进一出的运动着,丝毫配合得完美无缺,可说是天生一对,地造一双的淫人。  他开始用阴茎在阴户内扭动抵触,阴茎把阴户内搔得奇痒热炽。玉兰全身上下像蛇一样地扭摆、弯曲地颤抖、摆动着,这一副模样可怜极了。  起先,玉兰还没被这个男人侵犯的时候,还是一个被动的极完美的女人。现在的她……却是不然了,她现在无知地、无识地、毫无作用地一边被玩弄地活动着,一直自以为得意的女人们,这种事情,实在是太多啊!  这一种快乐、这一种的完美、这一种烧身,她似乎在玩火自焚,但是,又是非常有乐趣。因为他说过「要好好地照顾我」,她完全迷糊了。玉兰把身子向后仰着,发出了呻吟的声音,行为确实是可以使他长处得以舒展,而且给予了某一种的存在感。每当国鹏他自己把身子投到玉兰身边过来的时候,他肯定地说,他对美丽的女人是要好好地照顾的。  玉兰过了不久,便感觉到了她自已的手指和脚趾在发抖,全身痉挛。然后,当她尽量地想依靠自己的意实去控制行动和忍耐去抑制行动时候,通过体内的热气,好像一条光芒向四面八方散开扩展开来了。玉兰被他的阴茎插得走也不是、逃也不是,最后,只有拼命忍耐挺着。  他似乎想把多年来没有和女人发泄的精液一并发射出来,于是,他狠狠摩擦着阴道壁,龟头紧紧顶刺花心,这一顶一刺,他也不知道自己在玉兰的阴户内插了多少下,他只晓得一直不停地做着做着,他全身汗流浃背地辛勤地干着。  终于,来了,玉兰的阴户里淫水泛滥,四处流动,当她的淫水和他的阴茎在子宫内一会合,鸡巴受不了那一股炎热岩浆,在他那根肉棒尖端的火山口也射出了浓浓的热滚滚的岩浆。那来自不同火山口的岩浆混合起来,烫得两人全身颤怵抖动着,互相在肉体上摩擦着。  过了几分钟后,玉兰一边被睡魔诱惑去了,一边在他那一身健康的肌肉下,感到人体与人体之间的温暖,和人的温情地入睡了。




骚女QQ:1756048078 加好友有惊喜

相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