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加載廣告......

网站首页 > 另类玄幻 > 老板想要玩弄人妻

老板想要玩弄人妻

2013-10-20来源:人气:【字号:||

老板想要玩弄人妻


  我叫韩燕,今年22岁。我一年前毕业于一所着名的舞蹈学院,大二那年,在朋友们的劝说下,我还是参加了省选美大赛,没想到竟然拿了第一。正是这一年,我在舞蹈学院认识了一个叫东明的知识分子,他虽然个人比我矮一些又是高度近视,但却很和蔼很老实又很有才气,他带给我前所未有的亲切感、安全感和亲人般的感觉,那时我就认定,他是我甘愿私守终身的人,毕业后,我义无反顾地嫁给了他。可是在新婚的那一晚,我才发现东明是个性无能。原来,东明小时候下体受过强烈撞击,从此导致他勃起障碍,而且就算能够勃起,也会在勃起的同时很快射出。
  东明,亲爱的,你知道吗,结婚半年来,你的娇妻才与你有过三次不成功的性生活,……你的那个太小,还老是硬不起来,每次连人家的那里都进不去…每次都早泄…以至于我至今还是个处女……为了不影响老公的自尊心,我骗他说他已经得到了我……
  春节那晚,老公早泄的毛病还没治好,在我还没有一点感觉的时候,东明就很快结束了,留下的只是自己内心对性的幻想:那种让人想想就心跳脸红的感觉,那种让人飘飘欲仙的甜美感受,那种让人全身酸软失神丢魂的体验,只存在于这种幻想中。
  春节后,老公去了上海。我知道东明一心办厂是为了我们的家,是为了让我们生活得更好,是为了实现他心中的抱负实现他的理想,我一定要支持他,不能拖他的后腿。为了在上海办厂借了很多钱,为了帮老公挣钱还债,在得到老公同意后,我到了一家着名的内衣广告公司当模特。公司老板叫黄杨,我们都叫他黄总。他约四十几岁,是公司出了名的色狼,人长得很丑,但身体极为壮实,有近1米90的个头,有老婆有孩子。但因为他非常有钱,听说公司几乎所有女模特都和他上过床,他还特别喜欢玩有夫之妇。
  我家负债的事被黄总知道了,五月份的一天,黄总终于在他办公室里向我提出了非分的要求,说只要我答应他上床,就借给我一大笔钱替我老公还债,但当时就被我严正拒绝了。
  黄总见我不同意,他竟然把门反锁上,突然一把搂住我,无论我怎样挣扎,就是不松手。我哀求道:“黄总……你……你要干什……么?……啊……快……快放手……,求……求你放……放手……求求你……我是有老公的……”。
  黄总淫笑道:“……嘿……嘿……燕妹,我的小美人儿,我想你好久了,今天无论如何要操一下你!你从了我,我就借给你一大笔钱,不从,我就强奸你,但你却一分钱也拿不到!反正我是要定你了,你还不如老老实实地让我操!!别怕!你还没尝过我那东西的滋味吧?很多女人都尝过,待会儿我包管你欲仙欲死……”。
  黄总开始收紧他的手臂,并终于把我那贞洁娇挺、柔软丰耸的乳峰紧紧地压在了自己的胸膛上。“嗯……”我一声娇哼,感到有点喘不过气来。长这么大,从来没有一个异性敢这样强奸自己,一股成熟男人的汗味直透芳心,我羞红了脸感,到头有一点晕,不知道是怎么回事。美丽清纯的我芳心又羞又急。黄总抱着我这个绝望的大美人儿走到沙发前,竟然把娇羞无奈的我抛在宽大的沙发上。我羞愤难抑,哀求道:“黄总……,你……你不能……这样……,求……求……你,我是有夫之妇,放开我……”。
  黄总奸笑道:“好,既然你宁愿不要钱也选择让我强奸,我只好不客气了!!”
  黄总站在地上,开始强行脱我的衣服。突然“咝”的一声,我感到胸口一凉,黄总竟然用蛮力撕开了我的衬衫,一颗颗扣子掉了下来,他不给我任何机会,紧接着就一把扒下已被撕烂的衬衣!
  我大为震惊,全身除了一条三角内裤和乳罩外就一丝不挂了,粉色乳罩是半透明的,乳罩边缘缀了蕾丝,更是把我凝脂般瘦削的双肩和一对白皙嫩滑的怒耸乳峰完美地展示出来。黄总再也控制不住自己,一下子压了上来。娇小的我根本不是黄总的对手,很快被他压在沙发上,我已经无力抵抗,只能求饶。“黄总……别……别这样……,求……求你……”
  我娇羞万般,芳心又羞又怕,我苦苦哀求着,可是我已感到自己的身体已渐渐不属于我自己了,在黄总身体的重压下,自己的娇躯玉体是那样的娇酸无力,他狂热粗野的抚摸不再是令人那么讨厌,随着他的胸膛在自己柔软娇翘的乳峰上的挤压,一丝电麻般的快意渐渐由弱变强,渐渐直透芳心脑海,令我全身不由得一阵轻颤、酥软。“不要!不要啊……”我惊叫到。
  他用手死劲分开我的玉腿,伸进我的两腿根部之间,紧紧按住我那只隔着三角裤的娇嫩羞涩的少女玉沟一阵恣意揉抚,一股少女青春的体热直透黄总的手心、大脑。除了东明外,从未有过男人抚摸过自己如此隐秘的处女阴部,随着黄总的强行揉抚,一股麻痒直透我的芳心,仿佛直透进下体深处的子宫。
  不知什么时候,黄总手掌中那一团小小的三角底裤已濡湿了一大片,他欣喜万分,不断地强行爱抚着我的下体,我感到自己已不能控制脑海里的淫欲狂涛,已不能控制自己身体那些羞人的生理反应,芳心又羞又怕,娇羞万分,一张吹弹得破的娇嫩玉靥羞得通红一片,娇躯无奈地扭动。
  我脑海一片空白,象征性的抗拒着,芳心虽娇羞无限,但还是无法抑制那一声声冲口而出的令人脸红耳赤的娇啼呻吟。
  “啊……”一声火热而娇羞的轻啼从我小巧鲜美的嫣红樱唇发出,开始了我的第一次含羞叫床。黄总站在我的身旁,看着我几乎一丝不挂的胴体,露出喉干舌燥,连吞口水也感到困难的猴急样子,真是情欲如焚。
  “黄总……不要……求你…不要……我是有老公的……”我在沙发上无奈地扭动着火辣的成熟少女娇躯。
  可是黄总又一次压了下来,他双手搂着我,先是强行抚摸我雪白的玉背,突然双手抓住我的乳罩扣子,他要扒下我的乳罩!
  我大急,一边叫着“不要”,一边拼命挣扎着,扭动着娇躯。乳罩扣没被应声而解,黄总索性抓住我双肩上的乳罩吊带,用力向下一拉,两根吊带顿时滑到了我的玉臂,一双玉美嫩滑、坚挺娇羞的丰满雪乳几乎怒耸而出,粉红的乳晕都露了出来,只剩下两个红樱桃尚未暴露,乳罩顽强地挂在乳头上,但两座硕大的玉女峰各露大半乳肉。
  我赶紧用双手捂住快要完全暴露的丰满双乳,一行晶莹的珠泪缓缓流出美眸,又长又黑的睫毛下一双剪水秋瞳似的美眸含羞紧闭,我秀美的俏脸羞得通红。
  我大叫:“黄总,你再不停止,你一定会后悔,我老公不会放过你这个强奸犯!可是黄总只是淫笑了一起,双手抓住我的两个小腿,一下子把我的修长玉腿分了开来。
  “啊……啊……黄总……不行……不要……你不能这样……喔……唉……不要……黄总……求你……不能再来了……
  我那两条雪亮的大腿完全已经打开,我神圣不可侵犯的处女地只有湿透的内裤这一层阻挡,如果被黄总剥下内裤,我的伊甸园将完全暴露出来!!果然,黄总双手顺着我的雪白大腿,一下子抓住了我的内裤边缘!
  我知道只要内裤被扒下,还是处女的我就会被黄总强奸了,我一边可怜地求饶,一边一只手捂着乳房,另一只手拼命拉着内裤不让黄总把它扒下!黄总用力撕扯着,粉色的小三角裤被扯下了一点,又被扯下了一点,雪白浑圆的臀部露出了一大半,大半的阴部和阴毛也暴露出来,极大地诱惑着眼前兽性大发的老淫棍。如果内裤再往下退,黄总就可以一眼就看到我那雪白两腿间紧夹着的黑树林里而我已经快要抓不住自己的内裤了!
  危及关头,办公室响起一阵急促的敲门声,只听黄总的秘书兼情人小雪在门外说到:”黄总,韩燕的老公刚从上海来找她,就在门外!“黄总看着眼前待宰的羔羊,仍然抓着我的内裤,犹豫了好一会儿,这才说到:”你叫他等一会儿!“他无奈地放开我,让我穿上被撕烂的衣服,并威胁我不要把这件事告诉老公,否则就开除我。然后,他叫小雪安排老公到会客厅等他。
  我偷偷回到更衣室换了一套衣服,这才去会客厅见老公,只见黄总正主动和东明聊天,两人竟然有说有笑。原来,黄总二十年前没下海经商时竟然是东明的小学体育老师,两人十多年没见面了,熟人巧遇自然要寒喧一番。
  此后,我一直没敢根老公说这件事,毕竟不是什么光彩的事。我曾想离开这家公司,但老公正需要钱办厂,所以老公回上海后,我还是鼓着勇气去上班,只是对黄总小心提防着,绝不一个人进他的办公室。骚女QQ:1756048078 加好友有惊喜

相关链接: